明朝敗家子|第一千六百三十章:校閱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太古龍象訣狂探玄渾道章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破九荒諸界末日在線帝霸無敵升級王九星毒奶
  馬文升對于江彬的印象極佳。

  因而對他道:“這校閱關系重大,這些日子,兵部會派人拿酒肉前去犒勞,讓將士們吃一頓好的。”

  江彬搖頭,鄭重其事的道:“馬部堂,將士們能為朝廷效命,已是感激涕零,我等盡為忠義之士,這忠義二字,豈可心里謀算著吃喝呢,自關老爺開始,再到岳武穆,哪一個不是只懷忠義,從不計較得失,此古之皆然的道理。所以……這犒勞,大可不必,將士們即便餓著肚子,也是甘之如飴。”

  馬文升極欣賞的看了江彬一眼,朝廷要的,就是這樣的人才啊。

  于是他笑道:“今時不同往日,該吃喝的還是要吃喝,只是……若是這天下的軍馬,人人都如蔚州衛。大明的守備,也都如你,老夫也就能松一口氣,朝廷……也自然可以無憂了。太祖高皇帝開創衛所制,本意,就是為了與民休息,不因養兵,而靡費太過的錢糧,少給百姓們加征稅賦,這是念在民間疾苦啊。好啦,這些……也不是你該知道的。”

  馬文升的話題,點到即止。

  至于江彬能否領悟,自是看他自己了。

  這是朝中諸公的心愿。

  江彬點頭:“是。”

  這江彬回了大營,隨即就讓人將那楊勇尋了來。

  楊勇這些日子,都極是心神不寧,他見了江彬,還未行禮,江彬便按刀而立,面帶冷笑道:“我等……已沒有退路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什么……”楊勇覺得自己的頭皮發麻,恐懼的道:“真到了這一步嗎?”

  江彬正色道:“今日方知,齊國公已經彈劾了蔚州衛,幸好沒有真憑實據,而馬文升這些老狗,卻打著自己的算盤,設法為我們蔚州衛轉圜,陛下沒有相信。可是……那齊國公似乎是死咬著咱們蔚州衛了,遲早有一日,他們也是會抓出證據,凡行事,總有痕跡,哪怕我等再謹慎,被人盯上了,遲早是要敗露,到了這個份上,我們還等什么,難道坐以待斃嗎?”

  江彬咬牙切齒,面帶獰笑的繼續道:“今日,我去了校場,兵部定準我們帶兵刃,只是不得帶弓弩,這校場的入口狹隘,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里頭的布置,都在我的心中,陛下到時會站在哪里,群臣會在哪里,還有隨來的禁衛,會布置何處……這些都不是什么難事,我看,只要我們精心準備,此事就有九成的把握,那些禁衛,其實都是花架子,不堪一擊。而其他京營若要馳援,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我思來想去,只要拿住了陛下,拿住了太子和齊國公,以及內閣諸人,還有文武百官,這天底下,誰還可定我們的罪,歷來成王敗寇,與其東窗事發,到時人頭落地,不如……索性反了他niang的。”

  楊勇打了個激靈。

  可隨即,他冷靜了下來。

  江彬說的的確沒錯,事到臨頭,進退無路,似乎……也只有拼了。

  楊勇按捺住心底的懼意,定了定神道:“只是到時該如何布置?”

  “簡單……取筆墨來。”

  江彬久在邊鎮聽調,又是世襲武官,這蔚州衛上下,對他服服帖帖,本事卻還是有的。

  他拿了筆墨,將方才在校場的見聞統統繪畫出來。

  哪里是高臺,哪里是轅門,哪里是校場位置,到時觀禮諸官的彩棚于何處,哪里會適合禁衛們布防,到時……蔚州衛會從哪里進入……

  他片刻功夫,便勾勒了出來。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到時,我帶一隊人馬突破這一處守衛,先拿住天子。你與劉雄人等,朝這邊………把守住轅門,至于其他人,一概不必理會,這些gou官,只要將轅門堵住了,便是關門打狗的局面……還有這里……這里…”

  能在歷史上成為赫赫有名的權臣,江彬自有自己果決的一面。

  何況,他還受過明武宗的賞識,而明武宗朱厚照素知兵法,因而江彬的能力,自是能經受得住檢驗的。

  江彬的記憶力極好,幾乎那校場的地形,早已牢記在心里。

  而他的布置,亦可稱的上是細致。

  每一處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他都想到了。

  如何突襲,如何震懾,如何關門打狗,如何拿住天子,這么多人,如何尋覓退路,如何出城,如何要挾……

  “親近的這些人,先告訴他們,我們的情況,告訴他們,反能活,不反,必死。至于其他人,校閱那一日,出發之前再行告知,切記,切記,此事絕對保密。”

  江彬想了想,眼眸里突的溢出肅殺之色,冷然道:“到時……就先殺了齊國公,宰了此人,方可殺雞儆猴,免得其他人不肯就范。這齊國公自以為自己權勢滔天,有恃無恐,可是他一定料不到,在老子眼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天王老子!”

  ………

  半月之后。

  校閱的日子如期而至。

  這一天,弘治皇帝起了大早,先是如從前一般梳了頭,隨即穿戴了正冠。

  關于今日校閱之事,其實弘治皇帝表現得沒有太多的興趣。

  江彬這個人,沒有給他太好的印象。

  人不吃飯,是要餓肚子的,可江彬一味的宣稱只要懷有忠義之心,便可如何如何……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似這樣口里喊著忠義的人,實在太多太多,現在的弘治皇帝,只會覺得反感。

  因為他堅信一個道理……人……是要吃飯的!

  只是……現在群臣都在頌揚蔚州衛,恨不得將蔚州衛立為天下的典范,這一場校閱,自是勢在必行,如若不然,對這常備軍之事,只恐會惹來更大的爭議。

  弘治皇帝梳洗干凈,用過了早膳。

  蕭敬便拜倒道:“陛下,群臣已在大明門靜候陛下了。”

  弘治皇帝頷首點頭,卻是道:“朕聽說了一些傳聞,廠衛那里,可有消息了嗎?”

  蕭敬道:“廠衛已經動身去了蔚州,現下還未有消息來,奴婢……有些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弘治皇帝疑惑的看著蕭敬:“說來朕聽吧。”

  “這世上,沒有不偷腥的貓。”

  弘治皇帝恍然,隨即微笑道:“看來你心里早有一些成見了。哎……可是諸臣聞之,都在說繼藩和江彬有私仇。”

  蕭敬笑吟吟的道:“當然,許多事早就成了各衛不成文的規矩,作奸犯科,多多少少是有的,可若是說天怒人怨,只怕卻是未必了,奴婢自是細查。”

  弘治皇帝嘆口氣:“朕是真不情愿去,可是不去,就難以服眾,哎……擺駕吧,去看看這蔚州衛,到底有什么本事。”

  蕭敬道了一聲遵旨。

  于是,皇帝的車駕開始出宮,至大明門,百官早已在此迎候。

  劉健為首,此后是李東陽,謝遷人等,再次之,便是馬文升、張升……歐陽志……

  這六部九卿,一齊行了大禮。

  緊接著,在浩浩蕩蕩的禁衛護衛之下,朝著校場進發。

  等到了校場,弘治皇帝入轅門,登上高臺。

  劉健人等侍駕左右。

  這文武百官,則各自依著自己的品階或站或坐。

  弘治皇帝升座之后,見這蔚州衛還未至,便左右看看道:“太子與齊國公何在呢?”

  劉健道:“可能是起得遲了,是否命人去……”

  弘治皇帝擺擺手,嘆了口氣道:“罷了,讓他們多睡一會兒吧,校閱需等到何時開始?”

  馬文升立即上前道:“陛下,辰時三刻開始,蔚州衛已經出營,在吉時入校場。”

  弘治皇帝自高臺眺望,見下頭旌旗招展,禁衛如云,好不熱鬧,心里也不禁豪邁。

  他忍不住起身佇立,道:“兵部這些日子,倒是辛苦了。”

  “陛下……”馬文升道:“最辛苦的,莫過于是蔚州衛,聽說為了校閱,他們加緊操練,不敢懈怠,臣親自派人去犒勞,這營中上下,對送來的酒水,一滴也未沾過。至于那蔚州衛指揮江彬,更是忠肝義膽……”

  弘治皇帝只微笑,淡淡的道:“噢。”

  他頓了頓,突然道:“這江彬,似乎很受馬卿家的厚愛。”

  馬文升頓時有些尷尬,立即道:“陛下此言,令臣情何以堪,臣之所言,不過是肺腑之詞。老臣掌兵部多年,見過的武夫數不勝數,因而……還是頗有幾分眼力的,以老臣的閱歷,豈會走眼,老臣絕無私心,還請陛下明鑒。至于江彬此人,這內閣諸公以及六部九卿,都是交口稱贊,陛下……難道這滿朝文武,都看走了眼嗎?”

  弘治皇帝便抬頭,掃了一旁侍駕的諸卿一眼。

  眾臣紛紛點頭,雖不似馬文升這般吹捧,似乎也勉強對馬文升的話,有所認可。

  弘治皇帝意味深長的笑了,而后道:“這樣說來,諸卿都在責怪繼藩無理取鬧啊。朕的繼藩,在你們的眼里,似乎一無是處啊。”

  “陛下……此言差矣。”馬文升聽陛下口里含著譏諷之意,立即道:“齊國公他……他至少……英俊!”

  …………

  雙倍月票最后一天,求月票。
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http://www.qnezzy.icu/mingchaobaijiazi/,歡迎收藏
手機看明朝敗家子http://m.cndxh.com/mingchaobaijiazi/明朝敗家子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明朝敗家子》版權歸原作者上山打老虎額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赌龙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