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紀元|第四百五十五章 留下他的性命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太古龍象訣狂探玄渾道章我的絕色總裁老婆武破九荒諸界末日在線帝霸無敵升級王九星毒奶
  是的,唐凌并不是什么性格怪異的人。

  更不會突兀的就讓韓星和洛氏兄妹先去生死擂臺的現場。

  即便接下來就要面對生死,唐凌依然淡然。

  他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因為銅面怪人用特殊的方式通知了他來此地。

  在前行路上,一次不經意的和陌生人擦肩而過,然后唐凌便獨自一人聽見了來此一見的信息。

  原本唐凌不會如此的沖動,還是在生死擂臺的當天冒冒失失的去見誰?

  可是在地獄崖最后爆發的事件,讓唐凌也明白黑暗之港是不會讓他出事的,特別是在生死擂臺就要開啟的這天。

  所以只要在黑暗之港,他都是安全的,那為何不去一見?

  不過,當見到銅面怪人是邀請之人時,唐凌還是略微有些意外,像這樣的人物何必做得如此隱秘?

  但唐凌也不是沒有猜測過是銅面怪人,畢竟在黑暗之港,銅面怪人算是略微有一些交集,還交集的比較奇怪的人。

  像這樣的人,所做的事情應該都是有隱情....唐凌不認為銅面怪人對他有惡意,即便他被打成過重傷。

  唐龍能夠察覺到的,唐凌同樣能夠察覺到。

  所以這些只能歸結為隱情....至于隱情是什么?唐凌不想多猜,在他看來總是逃不過上一代的恩恩怨怨。

  只要關于唐風的一切,唐凌并無興趣。

  對這個父親,唐凌始終帶著一些排斥。

  可今天事情到了這份兒上,唐凌也不想繞彎子了,等一下還有生死戰,不如一切直說。

  唐凌都這樣問話了,銅面怪人也沒有想要隱藏的意思了,他看著唐凌直接說道:“生死擂臺,放唐龍一馬。”

  聽到這句話,唐凌微微一愣,然后笑了:“你認為我有資格放唐龍一馬?擺在明面上的實力,他可是比我厲害的。”

  “這些你又何必在意?我只是希望如果真的發生了....你放他一馬。”銅面怪人再強調了一次。

  “生死擂臺,必分生死。我如何放他一馬?”唐凌的神色嚴肅了起來。

  “世間萬事,沒有絕對。萬一發生了什么情況呢?”銅面怪人語氣雖淡,卻帶著一絲篤定。

  “我放他一馬,那我就有可能死。雖然,我還是認為自己可沒有資格放唐龍一馬。”唐凌皺起了眉頭。

  面對唐凌這句話,銅面怪人沉默了,他似乎并沒有否定唐凌會死這樣一個說法。

  “真是啊,三壺水那么大的代價。”說話間,唐凌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又恢復了漫不經心的笑容。

  銅面怪人一直沉默,并沒有說話。

  “我走了,你的要求我辦不到。我也懶得猜測你和唐龍是什么關系,但三壺水的恩情如果我還活著,我會還給你。”說到這里,唐凌停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上次你打傷我的恩情,我也會記得。”

  唐凌看穿了這件事情?銅面怪人并沒有覺得多吃驚,沒有看穿才是怪事,畢竟唐凌也好,唐龍也好,都有著傲人的智慧。

  “這些你不用在意。”銅面怪人終于說話了,但他接著就說道:“讓唐龍活下來。”

  唐凌冷笑了一聲,轉身就朝著大門走去。

  “這件事情并不是我請求你,而是你應該這樣做。”見唐凌要離去,銅面怪人又強調了一次。

  唐凌的手放在門把手上,忽而冷笑:“就憑那三壺水?”

  他為什么要讓唐龍活著?甚至還要偉大到犧牲自己?如果唐龍是朋友,是值得的人....

  可是唐龍是誰?一見面就毫不留情要殺了自己的人,甚至生死擂臺都是唐龍提出的。

  “就算全世界最好的東西堆積在你面前,都不是你能放過唐龍的理由。”銅面怪人像忽然醒悟了一般,也站了起來說了這樣一句話。

  “可是,我的理由你想要聽一聽嗎?”銅面怪人漸漸走近了唐凌,同樣將手放在門把手上,擋住了唐凌的手。

  唐凌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情緒,有些紛雜的往事加上細節讓唐凌的臉有些發燙,身體開始微微顫抖。

  “對不起,我什么理由都不想聽。”唐凌開始大力的拉門,可是有銅面怪人擋著,他如何拉得動。

  “唐龍是...”銅面怪人開口了。

  “我特么的說了不聽!”唐凌轉頭,怒視銅面怪人,他心中已經有了察覺,或者說曾經唐凌就冒出過懷疑。

  但誰不會逃避?誰又不會自我欺騙?就算堅強如唐凌,一樣會如此,只要戳中了他內心那個脆弱的點。

  “唐龍是你哥哥。”

  “同父異母的哥哥。”銅面怪人根本無視了唐凌,直接說出了這樣一句話,然后放開了大門。

  唐凌就如同沒聽見一般,直接沖了出去。

  **

  “你不覺得這樣告訴他,太殘忍?”簡飛的聲音出現在了包廂之中。

  “我沒有更好的辦法。相比于唐龍,唐凌并不扭曲。”銅面怪人的聲音之中聽不出什么情緒。

  “在生死擂臺之前這樣說?好吧,你不如說你覺得唐凌還沒有被恨淹沒,所以內心充滿了溫暖的情義....你這樣對唐凌一點都不公平。”簡飛很少見的皺眉,而且直接責怪銅面怪人。

  “如果是真的他,也同樣會這樣選擇。”銅面怪人扔下了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整個人突兀的消失在了包廂。

  簡飛嘆息了一聲,坐了下來,自言自語的說道:“如果是真的他,當真會這么做啊....可這算什么?算是對一切虧欠的彌補?”

  “唐凌,你真是個可憐的孩子。真正可憐的那種。”

  **

  上午十點。

  已經進入了初夏的天氣,不用懷疑陽光的炙熱。

  唐凌在奔跑,橫沖直撞的奔跑。很快,汗珠就滲了出來,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像淚光。

  證明了,終于證明了是不是?

  哈哈哈,唐龍還真的是自己的哥哥!站在對立面的哥哥,一相見就要殺了自己的哥哥!!

  那么是不是在那一夜!草原月色下的那一夜也是非常值得紀念的兄弟初見呢?

  不需要擁抱,不需要問候,更無需激動....只是需要亮出刀刃,廝殺就是。

  唐龍一定是知道的,對,他知道真相!為什么?為什么?!

  唐凌的胸口扯得生疼。

  他才不需要什么親人,有帶來什么美好嗎?他的美好是婆婆,是妹妹!是死去了的叔叔嬸嬸!

  他那個從未見過面的父親,帶來的是顛覆17號安全區的災難.....呵呵,恐怖搖籃曲。

  他這個才相見不久的哥哥,只是冰冷的想要殺了自己。

  ‘呼’,唐凌一頭埋進了別人放在門口用來接雨水的大水缸,在這個喝水都困難的紫月時代,這水缸是必要的。

  可惜,好不容易積攢的雨水竟然被這樣弄臟了,水缸的主人也敢怒不敢言。

  是唐凌!等一下就要生死戰了!他的情緒不正常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

  面對這樣的人,不能計較。

  就像唐凌橫沖直撞,如此混亂的黑暗之港也沒人敢和他計較是一個道理,更何況黑暗之港官方表態暗示要保唐凌。

  他只能死在生死擂臺上。

  ‘嘩啦’,唐凌把頭從水缸中抬了起來,帶起了一竄兒水花,他朝著屋主人無助又凄慘的一笑,對的,謝謝這廉價的同情。

  冰冷的水稀釋了滾燙的汗珠,也讓火辣辣疼痛的心暫時冷靜了下來。

  唐龍為什么會如此對自己,其實還不明白嗎?恨,是恨吶!

  唐風的龍軍和他從小生長的星辰議會針鋒相對,這就已經足以說明很多東西了。

  對,唐龍一定認為自己是唐風重視的那個吧?龍軍擁護自己,名正言順的兒子。

  可是,憑什么這么認為?自己又多特么的受重視啊!在空白的記憶之后,唐凌還有一段異常無助的記憶,自己在廢墟中流浪,哭喊,最后餓倒在垃圾之中....

  所以啊,自己對唐風也沒有任何的好感!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不會把恨發泄在唐龍身上。

  甚至會因為知道有個哥哥,而感覺安心。

  安心自己不再是沒有血脈親人的唐凌!

  當然,這些都只是猜測....猜測自己會這么想?至少到現在,唐凌并沒有半分妒忌唐龍從小就衣食無憂,資源無限!

  只是,唐龍要做什么?他要做的是讓自己也痛恨他這個哥哥,殺之而后快嗎?

  好吧....好吧!

  唐凌的內心燃燒著一把悲憤的怒火!

  終于,自己在世間有了一個血脈相連的親人....

  終于,自己要和他生死對決。

  終于,自己有機會,也會殺了他,殺了他!

  海邊,怒濤洶涌!

  又是一個夏天快來了,又是一個人們最愛留下回憶的季節要到了。

  黑暗之港的海邊吹起了每年夏季都會出現的風,在今天分外狂暴了一些。

  擂臺已經搭起在離海岸不遠的地方。

  做為黑暗之港最出名的生死擂臺,這擂臺怎么可能一般?

  在被風吹得洶涌的怒濤中,它矗立的很穩,從上空俯瞰,兩個擂臺就像一黑一白兩顆棋子相對,中間有一道細細的橋將兩個擂臺相連。

  這是什么意思?是黑暗之港也在諷刺一些什么嗎?

  站在海邊一塊最大的巖石之上,唐龍雙手插袋冷漠的看著那生死擂臺,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心中不可避免的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暗月紀元最新章節http://www.qnezzy.icu/anyuejiy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暗月紀元http://m.cndxh.com/anyuejiyuan/暗月紀元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暗月紀元》版權歸原作者仐三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龍城諸天幕后魔王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赌龙虎技巧